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名著 > 《江海不渡》 > 第五章

第五章

时间:2018-05-12 00:16:54  来源:《江海不渡》  作者:吕亦涵

正面交锋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那时素末已经在实验室工作大半年了,整整一百多个时日,她在这片庄园里的活动领域就只有花园和那间小小的调香室。直到那天老钟来传话:“尹小姐.有适合三十岁女性的香水吗?麻烦您挑一瓶送去大厅吧,我们家小朋友想送礼物给老师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一次.她才正式和睿睿打了照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真是个顶好奇的小家伙:她将香水送到江玄谦跟前时,这孩子就坐在一旁,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悄悄打量她,那双混血儿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素末朝他笑了笑,只一下,小朋友就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在她要离开时,壮着胆子靠近她:“姐姐,帮我检查一下作业好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未有些微的愕然,可揪着她衣角的小朋友又乖又萌,湿漉漉的眼里满是“我很缺爱拜托快来关爱我一下”的可怜样:“好不好嘛,姐姐?” 谁能拒绝? 她很有耐心地替小家伙检查了作业,谁知检查完,又被拉着一起吃了晚饭。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吃过了晚饭,小朋友又提要求:“姐姐,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说他们有睡前故事听,就我没有呢。”微微落寞的口气,讲完后,他还哀怨地瞥了一眼江某人,“爹地从来都不给我讲.我连灰姑娘是谁都不知道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真真是好不委屈。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玄谦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演。”抬头对上素末询问的目光时,又正了正色.竟然帮腔:“要不你就给他讲讲吧,晚点我再送你回家。”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话说得真是动听又巧妙,更巧妙的是,她竟然信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话说回来,这其实也怪不得她,大半年的时间素末都只是待在调香室里,跟这家伙的接触着实太少。所以那晚当她给睿睿讲完了一个又一个故事,当江某人看着外头黑透了的天说:“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在客房将就一晚吧,明天我再送你回学校。”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家伙,刚刚不是还说天晚了就送她回家的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怎么行?无缘无故住你家?”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有什么关系?天色晚了,房间也空着。”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是……”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怎么.难道你还怕我突然兽性大发不成?”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厚颜无耻地将最厚颜无耻的不可能现象戳破开来,让素末一时之间也不好意思再拒绝。更何况那时她和这头禽兽还没那么熟,哪敢明目张胆地拂人的“好意”?左右寻思了好久,直到那双桃花眼又瞥了过来:“嗯?”她才慢吞吞地说:“那……那就打扰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打扰,不就是一间客房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事实上.何止是一间客房而已?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时候,在什么都还没开始的时候,谁能料得到这间房她会一住就是两三年?毕竟谁也不知道,就在前几天,因为和尹娉婷发生了口角.她被那对母女齐心协力地挤对出了家门。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格林童话》里写:灰姑娘被后妈和姐姐讨厌着.灰姑娘总是在炉灶旁灰头土脸地工作着.灰姑娘一直住在阁楼里。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灰姑娘后来始终也没有再回到妈妈的家。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第二天,睿睿看上去好高兴:“昨晚我梦到妈咪给我讲《灰姑娘》的故事呢!姐姐,你该不会就是我妈咪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神逻辑弄得素末简直哭笑不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某位家长的回复。只见这位家长收起了报纸,脸上是他最常露出的那款衣冠禽兽式的微笑,温和地教育自己儿子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没有妈咪。”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小朋友不服气:“可别人都有妈咪啊!”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是因为别人都不是你钟爷爷到孤儿院里抱回来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哼,坏爹地!”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真的,真是个坏爹地!素末简直无法想象竟然会有父亲对儿子说这种话.而且用的还是这种谆谆教导的口气。而睿睿居然没有一点儿受伤或者愤怒的表情,不用猜都知道这种话他铁定是从小听到大的。 太过分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跟小朋友说话?” “不然呢?”江玄谦比了比对面,示意他儿子坐好了,才转过脸来看她,“不然你让我告诉他说妈咪在很远的地方,然后让他一年问我三百六十五次妈咪要回来了没有?”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的教育方式就是实事求是。要不然英明神勇的香水小姐.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英明神勇的香水小姐没有更好的办法,可英明神勇的香水小姐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身体力行地给了这个小可怜不知多少陪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日居月诸,斗转星移,她在这庄园里待得越久,睿睿对她的称呼就越亲密——从“姐姐”到“末末妈咪”,有时甚至直接喊“妈咪”,且喊得自然又顺畅,毫无违和感。恍惚之间,不设防时,被“妈咪妈咪”软软地叫着的人简直要以为她在此处已经构建起了另一个家。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那一个被赶出来的地方到这里,江海那么大,由彼及此,原来不过是一段转身的距离。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吾心安处是故乡——而故乡,就是家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或许.就是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睿睿的声音将她拉回到现实中来:“末末妈咪?末末妈眯?”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爹地啊?还看得那么入迷。”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啊?”有吗?她速速转移视线,就怕自己的一时之失会遭到某个自大人士的嘲笑。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果然.某人还是那么不要脸:“看得入迷自然是因为你爹地好看。”他不满地轻弹了一下睿睿的脑袋,示意他专心画画,然后又挺满意地朝那据说刚“入迷地看着他”的姑娘招招手:“坐过来——说吧.关竞风和你说了什么?”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知道我去见关先生了?”不过话没说完,她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蠢钝:是啊,这入神通广大,能有什么不知道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轻叹一口气:“关先生说那晚方宛为了替尹娉婷造势.约了一群网络红人到KTV里谈事情,结果后面我们发现那包间里残余的香氛气味就和我昨天在方宛实验室里找到的香水一样:乍闻下去.和Flawless似乎有点像,可闻久了人就会有微微的眩晕感。”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只是眩晕感?”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几天微博、微信上铺天盖地渲染着的可不仅仅是“眩晕感”而已。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说:“这种眩晕感能给人带来短暂的放松和欢愉,如果这时候谁再来上一段催眠曲,定力差一点的恐怕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当然.从头到尾她都没提到最后在车上和关竞风的那一段对话。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玄谦精明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曾经风靡过整个江海市的离奇报道说:客人们一出“豪朗”就自发地走向了乞丐,掏出钱,充当起了散财童子,然后就没半点异常地回家了——直到第二天,所有人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异常!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莫名其妙的事情从头到尾摊开来,你说要不是有谁对这群傻子实施了催眠,那不是活见鬼了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零星的记忆在他脑海里陆陆续续地闪过,少顷之后:“就这样吗?‘你的’关先生就讲了这些,没别的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嗯,就讲了这些。”慌忙的异色自她眼底一闪而过,分明就是隐瞒了什么的样子。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会撒谎的小东西!江玄谦也懒得和她计较,只看着素描纸上睿睿的作品:画完了他的末末妈咪后,小家伙又开始画爹地,在素描纸的最上方.还有一个歪歪斜斜的“家”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突然开口:“既然确定了那款香是方宛调制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告诉你爸?”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会信吗?”一个淡淡的、落寞的声音响起。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想,并不会。”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的,她也想,并不会。就像那年妈妈在调香室坠楼,当全世界的流言蜚语全指向她,说她不知廉耻不负责任地扔下女儿和调香室的师兄双双殉情时,任凭素末怎么哭怎么喊怎么声嘶力竭地解释,爸爸都不相信。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一阵子,他和所有传播流言的人站在了同一战线,他将居心叵测的方宛和尹娉婷接回家,他和她们一起,加入了与她对峙的阵营。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直到很久以后,成年后的尹素末才看清了当年的局势——人生多么讽刺,总是要经过那么多年,才能够回头看清楚当时的你,以及当时的自己——那一双强势入驻尹家的母女,那一双那么久以来她都以为是“后来居上”的母女,她们怎么会是后来者呢?那个尹娉婷根本就是爸爸还没和妈妈结婚前就和方宛生下的孩子啊。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上一辈的世界纷乱复杂,有多少前尘和爱恨,她无从知晓。可越长大便越清楚的是,爸爸的心,早已经不在她那方小小的旧世界里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把事情交给我,我来替你处理这一切。至于你,安心调香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一双眼睛茫然地凝视他,凝视着他如画的眉目,听着他的声音低沉如梦魇:“别忘了,再过几个月你就要交毕业设计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的,比起毕业设计,很多身外情和身外物都没那么重要了。毕竟能在最终击垮你的,都是你最在乎的,不是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几天后方宛却将她叫到办公室:“末末啊,你爸最近可能是身体不太好,想你想得紧呢。你要是有空的话,今晚回家吃顿便饭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话说得天衣无缝,素末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实在是太久没回过那个“家”了。她点点头:“好。”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尹院长的家就在江大附近的商品房里,素末回到家时,尹爸和方宛都还没回来,家里只有一位给她开门的老阿姨。她无所事事地回到从前的房里—~这房间和她离开时没有任何区别。记得那时候,在她被娉婷和方宛的冷嘲热讽挤对得不想回家的时候,爸爸还打电话教训过她:“你看你方阿姨多好,每天都把你的房间打扫得千干净净的,就等着你搬回来。你倒好!你倒好!”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时的她嘴那么笨,连该怎么向父亲描述这对母女的恶行都不懂,只是心凉地觉得自妈妈过世后,爸爸对自己越来越冷淡,越来越不耐烦。她只说:“我住学校也挺好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句话出来,至今两年半了,可笑的是,竟没有人察觉到不对劲,更遑提有人发觉她其实从来都没有住过校。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倒是隔壁房间有了新转变,从前爸爸的书房变成了方宛的调香室。素末一走进去,就敏锐地嗅到了不对劲——是的,那款和Flawless相似度极高的气味就充斥在这间调香室里,而且,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目光一转,中央实验桌上摆着的香水瓶映入她的眼帘。素末的目光沉了沉,走过去,拿起了那瓶香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开门声很快在门外响起,继而是老阿姨的声音:“教授回来啦?末末都等了好久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略微沉思,不消片时,便退出了调香室。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走到大厅时,就看到迎面而来的爸爸沉着脸对着她。而方宛则是一脸紧张的样子,匆匆越过她,迅速赶往调香室。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下一秒,惊天动地的叫声传出来:“末末,快把东西还给我!”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尹院长脸色铁青。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切莫名其妙得令人尴尬,只见方宛急匆匆地跑进去又急匆匆地奔出来,那满脸愤恨却又不失心痛的表情,如往常般被她拿捏得恰到好处:“娉婷说那晚偷溜进我实验室的人可能是你时,我和你爸还不肯相信。结果呢?结果现在我们只是稍稍试了你一下,你就露出了破绽!”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袭话成功地让尹院长的脸色更加阴沉。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众矢之的却是一脸茫然:“你们在说什么?”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说什么?说我放在桌上的香水啊!别装了末末,我知道你再过几个月就要交毕业设计了,可你也不能拿我的香水去充当自己的设计成果啊!末末,你这么做,被学校发现了是要开除学籍的。快,把香水还给方阿姨啊……”方宛走近她,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搜她的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也是在这时,她才尴尬地发现……啧,这丫头身上根本就没有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包包——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大厅的沙发上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方宛有些尴尬,不过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听到素末问:“阿姨该不会是想说我偷了您放在实验桌上的香水吧?”她像是这时才反应过来眼前的“长辈们”都做了些什么,“所以说今晚让我回家吃饭是假,测试我究竟称不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小偷才是真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尹院长原本阴沉的表情似乎有了点破绽。素末轻笑了一下,看上去依旧是从前那个耿直得有点儿蠢的姑娘,可不知怎么的,那口吻和神色,却让方宛无端端感觉背脊发凉:“那真是抱歉了,我竟然没能遂了您的心愿——方阿姨,因为觉得您搁在桌上的那款香水有异,所以我用实验室的胶布把瓶子封实了,挪到最里头的抽屉里了。”她微微一笑,如果尹娉婷此时在场,一定会惊讶地发觉她这笑容和老狐狸江玄谦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方宛脸上红蓝青白轮番滚过,不知有多尴尬。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尹泽却被另一个重点吸引了去:“你说香水有异?什么意思?”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爸爸还不知道吗?‘豪朗’发生怪事的那晚,包间里的香氛被人从Flawless换成了另一款味道类似的香氛。我刚刚闻着,好像就是方阿姨的那款香水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微微一笑,话里的潜含义让方宛刹那变了脸:“别胡说!那晚包间里是什么味道你怎么可能知道?”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因为我和‘豪朗’的老板关先生是‘好朋友’呀。”她学着江玄谦露出那款经典的彬彬有礼可实则目中无人的微笑:“爸爸您说,那害得一票人等损失惨重的香氛.该不会就是方阿姨调出来的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胡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闭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气急败坏的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道是方宛的,一道是尹泽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敛起了温和的神色,冷眼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间瞪向方宛,可下一秒又朝自己瞪过来的滑稽样——那一刻,电光石火之间,他肯定也怀疑起自己的妻子了吧?可马上,就在下一个电光石火间,他又想起无论如何都应该在“外人”面前维护妻子的声誉。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呵,此情此景,多么多么不像妈妈当年被众人指责时的样子。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爸爸,”她轻声说,“如果您当年能像维护方阿姨一样来维护妈妈,替她说一句好话,我想,妈妈死也能瞑目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是他没有.一句也没有。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所以她的妈妈,清高一世年纪轻轻就斩获了不知多少调香类大奖的妈妈,在死后的数个年头里,还让人戳着脊梁骨嘲笑。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玄谦曾经说:“这乱糟糟的世界啊,你强大了,一堆人争着跑过来捧你:你失势了,同样的一群人又会乐呵呵地过来踩一下你。人心就是这样啊,同时拥有锦上添花和落井下石之技能的人,多得让你怀疑人生。”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不就是这样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晚饭自然是吃不成了,走出尹家大门时,素末才发觉自己竟然微微有些颤抖。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愤慨,她的手心湿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她想,很好,尹素末,你终于有一次能在爸爸面前撕开那女人挑拨离间的面目了,很好,真的很好。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谁知回到“万花庄园”后,江玄谦竟说:“你还是中计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啊?”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看到方宛将香水放在实验室最显眼的地方,并画蛇添足地写着“Flawless”时,她就敏锐地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多机智啊!真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同这老狐狸待久了,也染上了他多疑的好习惯。可江玄谦却说:“傻孩子,方宛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蠢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什么意思?”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拍拍身边的沙发,让素末坐过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方宛设下圈套时的确是和你爸说,她想看一看那晚偷溜进实验室的人是不是你,可这只是表面的原因。”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的意思是,还有更深层的目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玄谦点点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什么?”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还能是什么?自然是想看看你知不知道‘豪朗’香氛的事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啊!他说什么?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是说,方宛已经怀疑我在查这件事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说呢?不打自招的尹小姐?”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只觉瞬间如雷声轰隆入耳,可仍不相信:到目前为止,他们所有的调查都是暗地里来的,就连关竞风都没对下面的人声张过,方宛哪能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显然江玄谦看透了她的疑惑,所以那只手像抚摸一个可怜的智障儿一样抚着这傻孩子的脑袋:“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让你再插手这件事?就是因为知道你会露出破绽。毕竟跟那老狐狸比起来,宝贝儿,你真是太嫩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方宛说她怀疑末末为了交毕业设计而去偷她的作品——一个学生去偷实验室总负责人的作品,然后再交给包括总负责人在内的老师们审核,这逻辑没毛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孩子到底是有多缺心眼,才能连怀疑一下都没有,就接受了那个老女人的说辞?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说你,都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怎么还能蠢成这样?”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句话让素末面如死灰,张口“我—了半天,想说什么,却最终讪讪地闭了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还能“我”些什么呢?我蠢?我傻?我突发性缺心眼?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此时钟先生正好端了杯红茶过来,见姑娘灰着一张脸,老好人连忙帮衬着发表起高见来:“这还不是因为先生您英明神武,什么事都替我们尹小姐想好了.才惯得她无法独立思考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了?”话是这么问,可你瞧他那张脸,非但没有一点儿恼怒,甚至还有那么点说不明的……满足感?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满足感没错,一边这么问着,这厮一边还懒懒地睨着末末那一脸羞愧欲死的样子,脸上带着点取笑,也带着点欠扁的逗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钟先生见他心情不坏,进一步拍起马屁来:“所以说,英明又伟大的先生.这烂摊子您打算怎么收拾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一听钟先生这么说,速速转过头来。她红着脸,拉了拉江玄谦的衣角:“有没有什么办法……”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办法自然是有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殷切地睁着眼,满脸呼之欲出的“你快说你快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傻乎乎的表情莫名取悦了他:“我说你啊,”江某人摸摸她的脑袋,“以后别再为难自己那可怜的智商了,跟人斗智斗勇的事你做得来吗?”末未有点儿受伤地撇了下嘴,他见状,又笑了,这回很干脆地说:“等着吧,几天后我会给你惊喜。”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几天后,素末在付冉的工作室里试衣服时,只见付冉心情大好:“方宛那破事儿解决了你知道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什么?”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昨晚‘豪朗’外面又上演了一出‘网红充当散财童子’的年度大戏,你猜这回的主角是谁?”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难道是……”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错,正是方宛自己。”付冉的声音里有着难掩的痛快,“就一个晚上.事情传遍了整个江海市。今天中午甚至还有个‘豪朗’的服务员跳出来说,方宛每回订包间都会让自己换掉包间里的香氛,你说这意思……”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意思就是,矛头很明确,直勾勾地指向了方宛方女士,并指向了她的香。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单纯,很快便将电话打到了江玄谦处:“难道你说的‘惊喜’.就是指昨晚那件事?”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怎么样.还满意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方宛和那些网红都是你引过去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然你以为经过你上回的打草惊蛇,院长夫人还会傻得自己过去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被他调侃得有些耳后根发热,也不想问他是怎么将方宛那老狐狸引过去的了,此时她只想知道一件事:“接下来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接下来这件事会被闹得很严重.紧接着整个江海大学就会知道方宛做了什么好事。再紧接着,你伟大的后妈大人——就只能等着被革职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整个过程被安排得天衣无缝,饶是方宛再巧舌如簧,这回也挡不住江海市民的嘴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记得吗,江玄谦说过的:拥有落井下石之技能的人,多得让你简直要怀疑人生。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早就安排好这一切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早就安排好了的。”电话那头传来某人低低的笑声,取笑的意图更明显,“只可惜某个人不信邪,非要回家去白惹一身骚。”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无语地挂断电话,只觉得自己此时这么送上门去任他取笑才叫白惹一身骚!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我觉得有点儿奇怪,”付冉一边替她调着礼服后面的小暗扣,一边说,“你说这方宛拉关系就拉关系吧,整这么一大出戏做什么?还打赏乞丐呢,你看她那张老狐狸精的脸,像是做善事的人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的确不像。”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所以说,这不是莫名其妙吗?哎,别动!暗扣还没弄好呢。”等她弄好了暗扣再调一调礼服,刚刚的话题就过了,付冉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关总说这两天他想请我们吃顿饭,你什么时候有空?”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原本平淡的面色黯了黯。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突然之间.她想起了那晚江玄谦在厨房里说过的话——“他是我的策划对象,你可别跟他走太近”。可几天过后,关竞风却说“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合作协议”。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的注意力渐渐飞到了九霄云外.好友在一旁唤了她好几声:“末末?末末?”她这才慢悠悠地回过神来.却是牛头不对马嘴:“小冉,有一件事,我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从头到尾地阐述,从那天江玄谦在“豪朗”餐厅里初见关先生,到后来的厨房夜话,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地描述,就怕叙述得不详尽,好友接下来的分析就会失了偏颇。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付冉听完,沉默了许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久之后,她才说:“有两种可能:一是大BOSS真的吃醋了,二是他正在策划着某种不可告人的事件。”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也沉默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小冉是知道的,其实末末自己也清楚,她想得到的并不是这样的回答——她希望好友能用最肯定的口吻对她说:“是的,可能性只有第一种。”“是的,大BOSS-定是吃醋了。”“策划什么呀,他和关竞风根本就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好吗。”“要不是因为你,他能那么在意关竞风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是,不,不行,她不能那么不负责任地用绝对性的口吻向末末编织那一场虚妄的美梦——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末末,你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还有第二种可能性吗?因为……”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外头突然传来清晰的敲门声,助理的汇报声打断了付冉的话:“小冉姐,尹小姐到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看,这就是我不敢确定的原因。”她无奈地耸耸肩:此时门外站着的“尹小姐”,对,就是尹娉婷那个女人,那个明明她和末末都讨厌得要命,可大BOSS却偏偏要用的人。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说如果他当真对你有心,何必还和尹娉婷纠缠不清?有时候我真的不清楚,他那一手莫名其妙的牌究竟准备怎么打。”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有人知道他那手牌准备怎么打,付冉不知,素末亦不知。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只是偶尔在网上、电视上看到尹娉婷荣光无限地走往她的T台,素末心中总有点虚软的无力感。那样的无力感,或许是因为一见到意气风发的尹娉婷,她便会想起一手掀起这一波热浪的那个人,想起他那双翻云覆雨的手,有那么多次温和地抚过自己的发丝。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几天后,方宛果然被学校开除了,一切都处理得极为低调。不过再低调,就像江玄谦说的,嚼舌根的人到处都是,同学啊、教工啊,甚至是课间休息的老师们——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学校前脚才请尹娉婷她男朋友来做策划呢,结果尹娉婷她妈后脚就生了这桩事。你说,咱还有希望成为那什么‘江海文化品牌’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看不一定,据说那个叫江玄谦的厉害着呢,死人都能让他从棺材里挖出来跳舞!”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类似的讨论素末不知听了多少,可说不清是为什么,她从来也没有向江玄谦提过。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直到付冉开新装发布会的那一天.Joe来接她一同去秀场,素末才问Joe:“之前说的那个江大策划案,你们还在做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做啊。钱都收了,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现在到处都在曝光方宛的事.江大的名誉肯定受到影响了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Joe笑眯眯地道:“是啊,更红了嘛。”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显然这家伙并不想向她透露更多的细节,素末无趣地闭了嘴,拿出手机.刷起了近来被方宛连累得负面新闻满天飞的江海大学。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如果说钱都收了,那策划案就一定得做下去,可偏偏江玄谦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方宛的事闹得那么大,闹得江大人人骂她,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说末末啊,”Joe在后视镜里很欠扁地朝她笑了一下,“我哥那九曲十八弯的脑回路你就甭琢磨了,咱不黑不吹地说句良心话,就你这智商,再怎么琢磨,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啊!”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无语。车子拐了个弯,驶进秀场外头的停车场里。贱兮兮的Joe熄了火后,又贱兮兮地转过头来:“哎,本来策划细节我是不应该透露的,不过看你这么紧张,我就透个风吧:江大策划案很快就能成功了,具体时间呢,大概就在你们交毕业设计初稿的时候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怎么可能?”江大的毕业设计初稿通常在大四上学期结束的时候就要提交了,现在就剩一个月不到,怎么可能?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怎么不可能?别忘了,我哥可是江玄谦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神通广大的江玄谦.传说中“能把死人从棺材里挖出来跳舞”的江玄谦。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这个神通广大得能让死人跳舞的江某人,今晚却没有按照惯例坐到她身边。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原本付冉已经吩咐下面的人在前排给她和江玄谦留两个好位置.哪知一进入秀场,Joe就一屁股坐到了她旁边。素末推推他:“这位置是留给大BOSS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大BOSS今晚没空,你看——”他的手指指向了T台的另一边,她定睛一看,江玄谦不就坐在那儿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说今晚不能陪你了,所以派了我出马。”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为什么?不是他让我一定要来的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本来是这样的没错,不过现在不是情况有变嘛。”他笑眯眯地比了比T台,侧过身来,悄声说,“尹娉婷是今晚的模特之一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末末眉头微蹙,其后千言万语,皆在这一蹙眉里,幻化成无声。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必说了,什么也不必说了,她懂——因为尹娉婷在,他不需要她了,不需要她来替他挡掉那些讨厌的邀约,更不需要她画蛇添足地充当他今夜的女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台上的灯光迷幻而斑斓,斑斓的另一边,与她隔着一段T台,男子言笑晏晏,和左右两边的企业家们正在交流着什么。那气派,那风度.依旧是从前那衣冠楚楚的精英样。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她突然间就失去了看秀的兴致。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晚些时候手机里有微信传进来,就来自对面那个精英:幼儿园下通知说周末要开家长会,一起去?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没有回,直接关了微信。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几分钟后,又有新的微信传进来:没记错的话,你这个周末没什么事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下素末干脆关了机。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静得只余T台上节奏强劲的乐曲。又过了几分钟后,Joe推了推她的手臂,将自己的手机摊到她面前——那上头有条微信,就来自某江姓人士:让你旁边那个正在闹别扭的小东西给我回个话。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正在闹别扭的小东西’说的就是你吧,大小姐?”Joe贱兮兮的脸上写满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瞪了他一眼。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料微信上再次弹出新内容:幼儿园那边还在等我的回复,不回答的话我就当她同意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同意!”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样啊?”Joe很失望地收回手机,摇着头,“那可真是对不住了。”然后,他长指点了几下,回过去:她同意。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家伙笑眯眯的:“大小姐,替我们家睿睿给你跪了好吗?好歹人家也喊了你那么久的‘妈咪’,你再怎么闹别扭,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因为一场家长会被其他小朋友喊成‘没妈的孩子’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结果周末到了幼儿园,素末才知道为什么江玄谦执意要她一起来——说是“家长会”,其实还不如说是“亲子会”。会议流程有两个:一、亲子三人跳:二、亲子座谈会。江玄谦说:“你看,你要是不来,我岂不是得拉着老师一起做三人跳?”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拉着老师一起做三人跳怎么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玄谦似笑非笑地瞅着她,口气凉凉的:“尹素末,这两天吃熊心豹子胆了是吧?”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明知道他连和人握个手都得迅速消毒,还在这儿充什么愣?拿一张阴阳怪气的脸对着他,这都对了几天了,还不消停。莫怪Joe总要说:“女人真真是不能惯,一惯就出毛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果然这话没毛病!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没好气地说:“今天给我好好表现,再这么拉着脸,让别人以为睿睿家闹家庭革命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就素末那性子,哪里可能拉着脸?更别提那个牵着她的小朋友一路上逢人就介绍:“这是我妈咪哦!”以至于她几秒钟就要冲人笑一次,怎么可能拉着脸?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第一回合里,时刻要对人露笑脸的素末配合着睿睿和江玄谦,在“三人跳”里轻松秒杀了其他亲子。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只是到了第二个环节,剧情就变得尴尬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十几对亲子在小小的教室里围成一圈,幼儿园老师就坐在中间,充当正确亲子关系的导向仪。只听这导向仪问小朋友们:“爸爸妈妈平时在家都做了些什么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开场问题.小朋友们都答得很好——“教我做作业”“给我做饭”“教我练毛笔字”,甚至还有个懂事的孩子说:“教我孝敬爷爷奶奶,还教我做家务。”素末简直要在心里给那个孩子点赞。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轮到她家江睿小朋友,当素末暗暗猜测她们家睿睿是会说“末末妈咪教我调香水”还是说“末末妈咪给我讲故事”时,这小洋鬼子竟然说:“我钟爷爷说,妈咪平时在家都在发呆,做实验,还有——偷看爹地!”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噗!”隔壁座的妈妈先忍俊不禁。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窘得简直想伸手直接捂实了这小家伙的嘴。不过还没捂实呢,强强忍住笑意的老师又问:“那……那爸爸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钟爷爷说,爹地平时在家就是看书,看妈咪,还有,逗妈咪!”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老天爷,这到底是多奇葩的一个家庭!敢情夫妻俩在家就是天天给孩子喂狗粮呢?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素末的脸简直丢到太平洋去了:“老师,不是这样的!”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你瞧这傻孩子——江玄谦有些辣眼睛地闭了一下眼——当真是学生当习惯了,这会儿当了学生家长,竟还秉持着欲发言先举手的优良传统——他略嫌丢人地将她高高举起的手拉下来.就听到老师问:“哦?江太太有什么要补充的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就“江太太”那拙劣的口才还能补充出什么?果然.下一秒,江玄谦就收到了某人求救的目光。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干吗?”他以眼神回她。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说句话呀!”同样以眼神回复。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不是不想和我说话吗?怎么.这下倒是巴巴地来求我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这人!现在是翻旧账的时候吗?”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对我来说这就是翻旧账的最佳时候。”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大BOSS-----”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求你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某人这才神清气爽地回过头.微微一笑:“其实各位也不必太吃惊,我们家的教育方式比较传统,属于典型的严父慈母型:对妈咪来说,孩子只有一个;可对爹地来说,孩子可以再生,但太太只有一个。所以说,会发生我儿子刚刚所说的那些情况,并不奇怪。”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玄谦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真是……人生观瞬间崩塌成渣了!L77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